荣昌独家网

主页
综合新闻门户
荣昌独家网-四川荣昌综合新闻门户

《加德满都》—会笑的孩子更幸福

更新时间:2020-02-14 18:35点击:

  1:45分,抵达中转站成都。由于转机的原因,我们申请了免费的酒店入住(中转航班是可以由客服申请免费酒店的,这点我之前居然都不知道)。

  早晨9:40分,由成都飞往加德满都特里布胡凡机场,如此这般,折腾了近15个小时,于下午1:30分终于抵达尼泊尔。

  下机后的第一件事,办签证。进入机场大厅后,在入口右侧有几个自助办理签证的台子,首先要在自助机上登录护照信息,之后再到签证台上填写表格,之后工作人员会让你到入关的窗口缴费,不过我们过去以后,工作人员一看我们是中国人,就对我们大喊“Free, Free”,接下来,排了很久的队,终于到了真正的签证环节,盖章的女士看着很严肃,笑起来其实很好看,并没有多说什么,顺利通过。

  接下来下楼拿行李,这可是个大工程。行李大厅吵吵嚷嚷的全都是人,看了航班信息,显示我们应当在2号行李机上拿行李,可是过去一看全部都是类似空运物流的大件包裹,越看越不对,一问才知道,我们的航班行李全放在了3号。到3号一看,情况不比2号好多少,正在纳闷,一个工人模样的人戳戳我,指着远处让我看,这一看才知道,我们的行李早就被人放在一边了。听说印度尼泊尔这边经常会有人偷行李物品,这给我吓出一身汗,赶快去查我们的行李,发现密码锁没动过,才放下心来。可能是我们在签证处花的时间太久了吧(花了一个多小时),所以我们的行李才被挪开了。

  之后拖着行李出大厅,照样满满当当到处都是人,很多各样的人和我们搭讪,我们一个都不敢理,当然不是说他们都是恶意,只是做攻略的时候看到这边盛行以各种理由要小费的事情,所以多存了一份戒心而已。当然,小费也不会很多,不在乎那点钱的人可以让他们帮忙,应该会省不少时间。

  我们出大厅往右手边走,大概不到一百米,看到一个醒目的红色牌子,这里是换尼泊尔卢比的地方。机场换卢比其实非常的不划算,汇率只有15.45,但我们人生地不熟,想要到泰米尔街区只能打车,打车就得换钱啊,没办法,先小换100RMB,剩下的等到了泰米尔再换吧。

  基本所有游客,到达加德满都的第一站,都是泰米尔。这是加德满都最繁华的商业区,从旅馆到饮食到工艺品到生活用品,衣食住行应有尽有。打车从机场过去,400卢比(大多数喊价600左右,一定要还价)。五公里的路打车走了二十多分钟,市内交通真的太差劲了。司机把我们放在一个三岔路口,朋友在那里接应我们,那里就是泰米尔街区的中心地带了。下车的时候没有零钱,我不得不让司机稍等,自己去旁边商店换零钱。谁知等我回来的时候,司机已经消失无踪了,我在繁忙的泰米尔街头找了他半天都没找到,就要放弃和朋友准备走的时候,却见他悠哉悠哉的开着车回来了,问他怎么不等我,他说警察不让他停着,他就去溜达了一圈。太让人感叹了,是他们对中国礼仪之邦充满信任呢?还是尼泊尔人天性就是这么随意啊~

  说是最繁华的街区,其实泰米尔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我们小县城里的自由市场,或者更像是乡镇的集市。街道各种路线错综复杂,弯弯曲曲的小道极多,街边各种小商铺到处都是,还有各样的街边小摊,游行在街上的货郎比比皆是,叫卖声不绝于耳。街区本身缺乏规划拥挤不堪,路况又坑坑洼洼泥水四溅,加上摩托车出租车时不时紧贴着你的身体擦过,这种嘈杂,让我对加都的期待大打折扣。

  泰米尔有各种档次的旅馆,高档的有3000卢比一晚,低档的也有几百的,我们是穷游,不得不在住宿上凑合一点。找了很久,终于找到一家泰米尔街区末端的旅馆,700卢比一晚,换成人民币四十多块,已经算是便宜的了。加都中低档的旅馆有空调的房间极少,大部分都是在房间里吊一个大风扇,不过这里平均温度25度左右,比起七月末动辄38度的北京,已经好太多了。

  不过值得提醒一下的是尼泊尔的用水问题,这里的自来水,水质真的不是一般的差,不仅有种酸涩的味道,而且洗澡以后还会觉得皮肤痒痒的,再加上雨季潮气深重,真的是很不舒服。不过即使是这样的水,有的旅馆也不是全天供应的,所以入住的时候,一定要问清楚,方便安排洗澡时间。尼泊尔人民喝热水的很少,房间里是没有电热水壶的,想要喝热水,得去前台问老板要。对于像我这种缺了各种热饮活不了的人,真的太不方便了。但再麻烦千万不要喝生水,否则你就别想出门了,这里矿泉水很便宜,1L装才25卢比,所以矿泉水至上!

  简单休息一下,我们就喝朋友出门吃饭了,第一顿中餐,给颠簸许久的胃一个缓冲,然后简单在泰米尔逛了逛,就回去睡觉了,毕竟两天没睡,看到床就迫不及待了。

  泰米尔街区的人生活比较慵懒,大部分店铺九到十点才会开门。我们昏睡了一个对时,才差不多修整过来,吃了个简单的早餐,和朋友碰面,先去猴庙。(因为起的晚了,所以没有选择去更近些的杜巴广场)

  猴庙就在泰米尔北边,多亏有朋友领着,3公里路程,二十多分钟走到。刚到猴庙山脚下就看到当地人人山人海的聚集在那里,成堆成堆的,敲锣打鼓,载歌载舞,很是热闹的样子。问了才知道,他们在给当地的男神女神过节,这个过程要持续二十天到一个月左右,我们到的凑巧,今天最热闹。

  随着人流往上走,沿途碰到了画henna的摊位,哥哥一直想体验一把,今天正好。Henna大小不同花色各异,据图案和大小收费不一,当地人最常见的就是花在整个手背上,不过我们这些外来客,要价一定是比当地人贵的。我们选了最小的一款图案,画在手臂上,大概十厘米长,画的人很熟练,一分钟左右完工。刚画完不久,哥哥一不小心,就把新画好的图案蹭花了,画师立马冲过来补画,很负责任,超级nice。画完二十分钟左右,等泥状的颜料干掉,就可以把颜料洗掉,花纹自然就留在皮肤上了。这可以维持一个月左右,是简易版的纹身。

  路边时不时的有猴子出没,不过这里的猴子还算守规矩,不像国内峨眉山、张家界的猴子一样被惯坏了,强抢游客东西。

  到离山顶三分之一处,有收费的地方了,一人200卢比。我一直很好奇工作人员是怎么能准确的把外国人从当地人中间挑出来截下来的,要知道,当天的人流量可是非常大。

  付费向上百米左右,几座硕大的佛塔就出现在眼前了。猴庙的正名是斯瓦扬布寺,是世界文化遗产,不过比起寺庙,更吸引人的是从这里可以俯瞰整个加德满都谷底,群山环绕的谷地中心,密密麻麻的全是建筑,整个加德满都的社会状况,就这一眼就差不多能够知晓了。

  尼泊尔作为佛教国家,佛塔寺院遍布各处,有个形象的说法,五步一塔十步一寺,真的是说的不错,才到第二天,我就对大大小小的佛教造像见怪不怪了。猴庙建筑群中,比较特异的就是这群穿梭在人流中的猴子了,看他们或蹲伏在高塔之上,或追逐打闹,倒是比单纯看山看塔更多了几分趣味。

  下山原路返回泰米尔街区,才发现大名鼎鼎的梦想花园离我们住的旅馆不过五分钟距离。他就坐落在泰米尔区的街巷末端,入口是个白色的小门,很不显眼,乍一看像是个私人别墅的入口,门口挂着cafe的牌子,导致我一直以为这是某间高档咖啡厅。

  进门侧面就是收费处,收费一人400卢比。之前上网查门票是200卢比,这翻倍的价格让我很是诧异,和收费的人争执许久,他才解释价格是最近刚刚涨的,不是区别对待,好吧,没办法。

  梦想花园是个欧式花园的样子,本来以为会很大,进去才发现其实也就是普通别墅的大小,院内绿化做得很好,和外面泰米尔街区的嘈杂完全格格不入。

  也就半小时,就能把园内楼上楼下各处走个遍了,这是个讲小资情调的地方,适合安静久坐,对于行色匆匆的游客,就没那么有价值了。当然,你也可以在园侧的咖啡吧里点杯咖啡,坐在食客专属的长椅上,感受一下坐拥整个花园的感觉,但是这杯咖啡比外面的,可不止贵了一倍。

  杜巴广场是加德满都旅行的重头戏,虽然逛完它并不需要多久,但是如果你想要多了解一点,光分辨广场内大大小小几十个建筑,就得花上半天了。

  我们下午提前在入口处买票,一人1000卢比,接着去site office办理了允许多次进入的游客身份登记卡,凭着这张卡片

  我们就可以在加都停留期间不限次进入广场内部了。领取了广场简介和地图,在广场里粗略的绕了一圈,我们就回去了,准备先把几个重要的王宫佛塔辨认清楚,等第二天再去细细观看。

  杜巴广场最好的游览时间,是早晨七八点钟,朝拜的当地人会在清晨去向佛塔进献,贾格那神庙的鸽子聚集在广场上等待喂食,阳光柔和,喜欢拍照的人可以随手拍出大片来。

  很好找,就在site office的旁边,红褐色的二层建筑,从外面看庄严肃穆,深沉的不像是年轻女孩的住所。(库玛丽女神是在3岁左右的女童中甄选出来的,从当选之日开始,女神便拥有崇高的地位,从此双脚不能离地,行动受到限制。直至女生初潮到来之日为止。不再是女神之后,也无法享受家庭生活,多数孤独终老)进门是个两进的小院子,有点类似于中国古代小姐的秀楼,门廊正对面二层楼上有三个窗口,当地的人们告诉我,她会在每天下午四点钟在正中的窗口出现几分钟。能对她惊鸿一瞥,都被当地人认为是相当有福气的。大家如果来的话,可以早早占个位置等一等。

  塔努曼大王宫,在广场的拐角处,庄严的白色建筑,游客是无法进入的,只能在外面看看。王宫外有一尊塔努曼雕像。塔努曼是传说中的“猴神”,有人说他是孙悟空的原型,具体如何不得而知,因为传说中猴神双眼不可沾染尘世污秽,所以整个雕像都被红布包起来了,窥不到其全貌。

  旁边还有两座庙宇,三足鼎立相应成趣。这里有很多买鸽食的人,不仅是游客,当地人也会带着小孩儿来喂喂鸽子玩闹一会儿,还有很多人会静静的在庙下坐一会儿,听着朝圣者敲响的钟声,看着小孩儿扑鸽子,也很有趣。我们为了拍出好看的飞鸽,在这里逗留了很久,这里出片率很高,喜欢拍照的人别错过。

  是只用一颗大树的木材建成的寺庙,可惜地震中倒塌了,只留一个三层的基座。据说这颗大树的木材建完独木寺后还剩余不少,用在广场上另一个庙宇的建筑中了,可想而知这棵树多大~羡慕那些2015年之前来的人,起码还可以看他一眼。

  这是湿婆为他的爱人建的一座庙宇,庙宇的二楼,湿婆和爱人帕瓦蒂依偎在一起从窗口探出头来,这是这座庙宇最标志的一景(据说湿婆的手放在帕瓦蒂的胸上,额,反正我没好意思细看)。

  湿婆庙东有一口大钟,也是广场的一个标志,这口钟只有在塔莱珠神庙举行祭祀庆典的时候才会被敲响。

  黑天神像也很特别,印度教中湿婆有大大小小九个形象,这是最凶的一个,作为基督徒,我就不再附上照片了。

  杜巴广场走马观花只需要不到一小时即可走完,如果你是像我一样的感受派,那可能就得早点来,多待几个小时,在这里和当地人一起坐一坐,彼此笑笑不说话,也是挺好的。

  从杜巴广场出来,已经是十一点了。当地人生活节奏慢,多数店铺九点才开门清扫,近十点才正式营业,早间营业的,只有寥寥可数的几家西餐店,要吃当地早餐的得等到十点左右了。有习惯早起吃早餐的,建议前晚买好,第二天让旅馆加热。

  博达哈的大门类似于中国的牌坊,就在街道上,大门两侧闹哄哄的都是卖手工艺品价400卢比,进去以后马上就能看到纯白的佛塔塔身和塔身上绘制的佛眼。佛塔上方是飘扬的风马旗,塔下布着一圈转经轮,据说这条转经道也是中国援助修建的。转经的人数众多,有专门来朝拜的,也有好奇的游客,转经是按顺时针方向。

  佛塔四周都有佛眼,象征慧眼无所不见,看着虔诚转经的人们,我不禁想,尼泊尔的民风淳朴,大部分居民都很友好,虽然社会状况混乱,但是偷抢骗都少有发生,这其中,有这高高在上的佛眼的功劳吧,有信仰的人望佛眼而生敬畏,像是时时处处有一双查看你所作所为的眼睛一样,督促你一生的好行为,这宗教的治世之道,远比法律来的有力。因为法律约束行为,而宗教,则是约束内心。

  周围店铺有很多是藏民开的,佛像,藏饰,唐卡,还有藏式风格的餐厅酒吧。看到此情此景,好像回到了拉萨八廓街一般。

  这里也有很多鸽子,当地人民似乎很喜欢鸽子,可能是取其和平和自由的意思吧。绕塔一圈,不到一小时,没得逛了。我们决定出塔,去寻访附近的巴格玛蒂河。

  大佛塔大门对面有一条往下的小巷,顺着小巷一路往下,就是去巴格玛蒂河的方向。总行程不到3公里,徒步下去,看着Google地图,很好找。

  而这条路,给我们的惊喜在于,街边小店的各样小吃。在泰米尔街区除了传统尼餐thali,momo,naan我们基本没有吃到什么当地小吃,而这条街,虽然很多人听不懂英语,但他们的食物是真的独特且正宗。无法细究其名字,反正,有的像中国的凉皮

  这条完全生活化的街也让我真正的感受到了尼泊尔当地人的生活状态,我一直以为他们不懂生活,其实路边偶尔见到的花圃,集会的小亭子,和虽然破旧但都设了阳台的院落,让我觉得,无论是哪里,人们都在尽力追求生活的美好。

  这是尼泊尔人的母亲河,所有的母亲河沿岸,都不乏各种古代遗迹,这是人类的生存繁衍留下的各样痕迹。

  巴格玛蒂河沿岸古庙众多,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三座藏身在山脚茂密树林中的古寺,其学名为,古赫舍瓦里庙。

  三座建筑古意盎然,庙身遍布青苔,呈灰绿色,像个避世隐者,十分雅致,围墙上跑着许多野猴,这群猴子不像猴庙的猴子那么和蔼,他们是凶人的。我们过桥想要细看庙宇,居然发现这庙是要收费的,嗯,无孔不入的针对外国游客呀~

  烧尸庙全名叫帕斯帕提娜庙,以其烧尸仪式著称,说白了,就是印度教徒的公开火葬场(不知道我这样说会不会不敬啊,如有不对敬请原谅)。对于中国人来说,生死皆为大事,尤其是死,更是避讳,

  不过等走到了,发现从外表看,庙宇本身还不如刚刚路过的赫舍瓦里庙那么有看头,反而也是店铺云集,所有沿河可能一窥仪式的地方都设了围栏,还未走进,门口保安人员遍大叫着让我们买票,一问票价,1000卢比,甚贵,再看看被围栏包围的白色庙宇和人群,忽然就没了兴致,于是商量之下,决定不再进入猎奇。

  打车回返旅馆,给老板递几包中国茶,感谢他的照顾,顺便询问下一站的乘车路线,加都的探索就到此结束了。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