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昌独家网

主页
综合新闻门户
荣昌独家网-四川荣昌综合新闻门户

南山“女人村”,被价值千万的豪宅包围着…

更新时间:2020-05-23 09:41点击:

蛇口湾厦,一个被均价10w起高档小区包围着的城中村。

0.35平方公里,5000多套出租屋,居住着六万多人。和其他城中村一样,是很多深漂来蛇口首选的落脚地。

旧村迭代迁移成为新村的套路,这里也不能免俗。楼层的高度、装潢以及街道的整洁程度,把新村和旧村安排得明明白白。

旧村里新旧杂错交驳,有爬着青苔的砖瓦房,更多的还是握手楼。走在一线天的巷道,偶尔能听到跑车低沉的轰鸣,就连在蛇口出生长大的我,也诧异着这里的折叠。

如果介绍到此为止,作为深圳1800多个城中村的一员,即使套上200多年的资历,似乎也只是稀疏平常。

但是,曾经“女人村”的称号,为这里增添了些许传奇色彩。

1

和兰姐碰面那天,正好是端午。

她约了几个朋友在酒楼喝早茶,涂着红色的指甲油,精神极好,快70岁的她,看起来最多50出头。

看到我来,她立马向我展示自己包的粽子,热情地说:“这粽子跟外面的不一样,是我们村里传下来的,200多年历史哩!”

兰姐70年代从江门嫁到湾厦,在这里度过了大半生。

她住在湾厦村里的泰福苑,尽管儿女都已经事业有成,在其他地方有房子,可她依然坚持住在村里。闲暇时打打麻将,跳跳舞,喝喝茶,就是她每天最喜欢做的事。

但把时间往回拨几十年,那时的生活,和闲暇二字无关。

村里到处可见历史老照片

“几十年前,湾厦村真的是太穷了!”聊天时,兰姐不断重复着这句话。

作为渔村,当时湾厦村还属于宝安县(深圳旧称),村里的青壮年主要从事捕蚝工作。辛勤工作一天,仅有两分钱的工资。忙活一整年,赚的钱也仅供温饱而已。

与香港只有约3公里海域之隔的湾厦,“逃港潮”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其中就包括了兰姐的丈夫。

对岸便是香港

“我是70年代末嫁过来的,结婚的时候,住的是一间几平方的土房。湾厦靠海,一旦刮风下雨,家里就会漏水,白蚁肆虐。环境太恶劣了,放在今天根本想象不到。

我老公为了能让家里过得更好,也冒险了去香港谋生。”兰姐回忆道。

当时盛传一首民谣:“宝安只有三件宝,苍蝇、蚊子、沙井蚝。十屋九空逃香港,家里只剩老和小。”

湾厦正好成为了民谣的真实写照。

村里除了村干部以外的男人,全村95%的男丁都逃到了香港,只剩下老人、妇女和小孩。

全村的女人既要带孩子,还要参加生产劳动。由于实在太穷,有些人家里的小孩甚至都没有饱饭吃,犹如街上的流浪儿。

那时的窘境,兰姐还历历在目。

“女人村”,这个多少带有些调侃的称号,在坊间逐渐传开。

2

1979年7月,蛇口一声震天巨响,打响了深圳改革开放的第一炮。

在村长莫锦华的带领下,“女人村”的历史,也开始慢慢被改写。

“多亏了莫村长!没有他,湾厦村根本不会富起来。”说起莫锦华,兰姐立马竖起了大拇指,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在任40年,招商引资合作办厂,发展实业,成立股份公司、建工业区,办学校、开发房地产,给股民分房…莫锦华通过一系列的改革和大胆尝试,带领村里妇女撑过苦日子,一步步发展并富裕起来。

2012年,这位被湾厦人尊称为“莫老大”的领路人因病去世,社区原住民几乎每家每户都派代表参加追悼会,到他屋前吊唁的人更是络绎不绝。

当然,这其中,湾厦村留守的女人们,同样功不可没。

村里的女人们纷纷离开田地,到工厂里打工,月收入最高时可以达到150元。比起种田捕蚝,收入可谓是天差地别。

用村长莫锦华生前的话来说:“湾厦村是妇女撑起整片天。”

于是在1985年,为了感谢女人们的艰难付出,莫锦华在三八节这天,宴请村里一百多名妇女在潜龙湾酒楼庆祝。

从此,三八节成了湾厦村的“传统节日”。

“这个传统,一直延续到了现在。每年三八节,村里都会组织去旅游,还会有一些比如晚会啊美食节啊之类的,大家聚在一起,很热闹很开心。”兰姐笑着说道。

事实上,要感谢的湾厦村女人的,还有很多蛇口人。

因为在湾厦自身发生天翻地覆的同时,更为人称道的是,它对蛇口这片土地的反哺。

如今的蛇口,学校、医院等各类社会服务设施完善,居民生活便捷,这些都离不开湾厦村改革开放之初的无私奉献。

当时,蛇口工业区的开发、各类政府机关的建设、各种公共服务设施的兴建等,都需要大量土地资源,莫锦华和村民们无偿拿出原属于湾厦的部分土地,支撑起蛇口的辉煌。

3

时移世易。

兰姐说,曾经从湾厦村到福田罗湖,每天只有一班车。一旦错过班车后,只能骑4个小时自行车才能去往市内。而且周边都是农田和荔枝林,路特别烂。

如今,农田和荔枝林已经变成了繁华的后海大道,每天车水马龙,而且地铁2号线的开通,从湾厦到罗湖,也只需40分钟。

曾经村口牌坊的那片滩涂,是偷渡客的必经之地。为了逃港,海滩上常常漂浮着竹筏。

现在,滩涂已被填平,变成了全深圳最有名的豪宅区之一。

村口对面的海境界2期,前不久以均价10w的价格,卖出了将近60%。深圳人如今购买力,似乎从来都不需要怀疑。

几十年来,湾厦村和蛇口一起经历着沧桑巨变。这是改革开放的一个前哨,也是一个缩影。

城市更新在这里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历史的车轮也马不停蹄的往前翻滚。

小渔村的印记或许逐渐消亡,但我相信,那属于“湾厦女人”的光芒,会永远绽放。

参考资料:

1陈秉安,《大逃港》,广东人民出版社,2010年7月第一版,2019年12月第9次印刷;

2澎湃新闻,萧相风,深圳城中村|湾厦活法

本文由深圳微时光原创

转载请注明

官方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