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昌独家网

主页
综合新闻门户
荣昌独家网-四川荣昌综合新闻门户

历史上真的有花木兰这个人吗?穆桂英是否真的存在过?

更新时间:2020-03-14 09:35点击:

  穆桂英的“穆”姓,考古学家卫聚贤先生在《杨家将及其考证》一文中以为是“慕容”一语的音转。说慕容氏作为古代鲜卑贵族,久有尚武的传统。欧阳修先生在《杨琪墓志》中写到:“杨琪初娶穆容氏,又娶李氏。”杨琪是杨文广的堂兄,历史学家翦伯赞先生曾在《杨家将故事与杨业父子》中指出,杨琪既娶于慕容氏,杨文广与慕容氏联姻,自然也是可能的。清.乾隆《保德州志》也曰:“延昭子文广,取慕容氏,善战。”也许这就是一种巧合,正好同美谷界的传说有些相同,咱们一起去听听看看。

  从大理河拐进砖庙沟,穿过几十里的山峁沟粱,爬上一道长长的陡坡,眼前突然坦坦荡荡,数百亩的塬地平平整整地展示在人们面前,这就是砖庙乡的美谷界。

  巾帼英雄穆桂英的出生地位于美谷界村的北面,在一个名叫穆家圪崂的地方,传说穆家圪崂的西边原来是马姓的住地,圪崂的东边,是穆姓住地,而就在这穆姓居住地方的东面,有一个不大的山峁,山峁上有一颗碗口多粗的酸枣树,酸枣树下靠东不远的崖面上,有一孔破旧的土窑洞,这就是穆桂英出生的地方。书本上常说穆桂英出生在山东,其实就是出生在这山的东面。这不仅是因为美谷界村西有三个地名分别叫东梁、东湾、东家焉,更因为穆桂英的出生窑洞,在穆家圪崂的东面,突出山峁的东边。仔细观察穆桂英出生的窑洞,由于多年失修,大半个窑洞口已被泥土遮挡,原有的土坑也已被泥土淹没,我们只能根据窑洞顶上那颗少见的酸枣树来猜测,这窑洞的年代已经非常久远。

  走下山坡,是一块名叫箭滩的平平展展的塬地,塬地的南边是穆桂英的栓马桩遗址(现成地名)。栓马桩不远的山坡上,有一股清清的泉水,是穆桂英的饮马泉遗址。传说穆桂英每天起床后就在这里练习射箭,你看,塬地西边那不算大的小山峁,不正是排列箭靶的地方吗?穆桂英走马练箭累了,就将战马牵到南边的小土堆前现在叫栓马桩的地方,然后让家丁将马牵到不远处清清的泉水去饮马,这不正是一幅美妙的写真图吗。

  漫步在拴马桩前,山梁上堆积着不少的碎石破瓦、残存像块,废墟中有一块石碑,风雨的侵蚀使字体大多脱落,仔细辨认,还是可以看到“道光五年(1825)重修”的字样,想必这里曾经有座庙,是纪念穆桂英还是其他,现已无从考证。

  人们常说穆桂英生在美谷界,长在穆柯寨,那美谷界在这,穆柯寨又在什么地方呢?村民们说,也不远,就在砖庙沟的东边,离美谷界也不过二十来里,现在名叫龙尾峁寨的山寨。

  站在砖庙沟的西边向东望去,穆柯寨(现叫龙尾峁寨)从大山中蜿蜒而来,从两条沟之间,突出在砖庙河谷当中,犹如翘起的龙尾,高俊而挺拔,易守而难攻,山寨下四季常温的暖水泉依然如故,山寨上人工修筑的下山取水暗道和通往后山的寨门洞、土窑洞现在还有遗存。烽火连天的岁月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我们只能站在山寨上,望着高天厚土遥想当年的情景。

  传说,唐朝之后,这里是宋朝与西夏的交界地带。由于两国经常在这一带打仗,不少人为了防身自卫,从小就喜欢练习武功,因此各山寨均有武术教练。穆桂英出生在美谷界,从小就随父穆羽练兵习武,再加上其天资聪敏又能吃苦,学习的金抢银刀,很早就有一定的名气。有一年,穆桂英随父驻守穆柯寨,因阵前与杨文广交战,相互认识后产生感情,才归于杨家将之列,成为杨门女将中的杰出人物。这是否真实,我们无法一一核实,但从美谷界“一马一滩三界十八坪”的地名和穆柯寨的地形来看,这里肯定有其一定的特殊之处。

  也许真是那样,淮宁河流域不是现在也一直流传着杨文广作为宋朝官员驻守绥平寨的故事吗?北宋时期,这里是宋朝和西夏相互争夺的地盘,穆桂英随父驻守穆柯寨(在今子洲县砖庙乡)的时候,杨文广正好驻守在绥平寨(在今子洲县何家集镇),二者之间只不过四五十里的距离,或许当时还是同一属地?在奉命抵御外来入侵的时刻,当地山寨上的地方武装力量,自然是当地驻军争取的主要对象。当杨文广多次前往穆柯寨进行说服的过程中,双方美女爱英雄,英雄喜美女,这是非常自然的现象(何况穆桂英还有一身高超的武功)。久而久之,相互爱恋了,杨文广娶穆桂英也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这同《宋史.杨业传》记载杨延昭只有一个儿子即文广是不矛盾的,也同众多学者的研究成果既杨文广是杨延昭之子,杨文广同杨宗保是同一个人是相符的。也许是“文广字仲容”,在人们口头传说或文字记录中名与字的某次失误将仲容说成宗保而造成的。至于戏曲中穆桂英阵前与杨宗保交战,生擒宗保并招之成亲,也许就是文人墨客在创作中为了戏剧中包袱的需要才增添的。

  也许有人还会问,既然这样,那为什么史书上没有穆桂英的记载呢?其实这很正常,中国几千年封建的传统礼教,除了“节妇”的颂歌之外,连妇女当了状元也要把名冠记在丈夫身上,能有几多书籍来记载妇女的事迹?再加上这里是宋朝和西夏两国互相争夺之地,交通的不便,动乱的影响,又有那个文人墨客来这里采访记载留存史册呢?

  当然,穆桂英也许是一个人,也许是某一群体,经过文人笔下或口头的塑造,慢慢才成了今天家喻户晓的英雄人物。我想,几百年过去了,我们应该把这看作是一种文化,一种颂扬中华民族英雄群体的文化。而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溶入时代的潮流之中。

官方微信公众号